欢迎 巨贾实业 65Mn弹簧钢
65MN弹簧钢厂直销网|热轧65MN弹簧钢价格|冷轧65Mn弹簧钢片|酸洗弹簧钢板|退火65Mn弹簧钢带|进口65mn弹簧钢成分|宝钢65mn弹簧钢材质|莱钢65mn弹簧钢硬度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其他新闻 >> 宝钢即将入冬

宝钢即将入冬

2011-09-17 07:34:15 来源:莱钢优特钢网 浏览:2572

作者:65mn弹簧钢     转载:铁饭网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产能过剩、供大于求、成本上升、主导产品需求减缓、同质化竞争激烈、节能减排压力加大、资源保障脆弱……尽管2011年的暑气还没有完全消退,但中国钢铁行业龙头宝钢,目前却已提前“入冬”。 宝钢股份(600019,股吧)(600019.SH)8月31日发布的半年报,只是让这份寒意变得更加真切。2011年上半年,虽然宝钢股份的营业收入高达1110亿元,同比增长了13.5%,但净利润却只有50.8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80.5亿元,大幅下降了36.9%。而据本报记者了解,之后7、8月,宝钢股份颓势依旧。 之后,《宝钢日报》发表“特约评论员”文章《满怀信心应对市场大势变化》称:“对每个经营者和企业来说,漫长的冬天能否挺过去,是极其严峻的考验。”而据宝钢内部人士透露,此评论员文章其实就是宝钢集团董事长徐乐江的讲话精神。

    “今年的市场变化,我们公司高层早就觉察到了,徐乐江董事长从年初起就在不同场合多次指出,中国钢铁工业正步入一个"高成本、低盈利"的竞争发展阶段,钢铁行业的发展模式、供需关系都将发生深刻变化。”

    9月15日,宝钢管理层一位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 “温水煮青蛙” “其实,与其它企业相比,宝钢的状况还算不错,它只是利润不如去年,但它的产品价格一直不低。”上海钢联(300226,股吧)电子商务公司董事长朱军红对本报记者称。 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国内33家上市钢企共实现营业收入7513亿元,增长18.8%,但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仅156亿元,反比去年同期下滑24.5%。

    今年前7个月,77家大中型钢铁企业的销售利润率仅为3.08%,在全国39个工业大类行业中,排名几乎垫底。 而33家上市钢企的经营状况,也是参差不齐。1至6月,19家企业盈利增长,12家企业盈利减少,2家企业亏损。其中,鞍钢股份净利润下降92%,马钢股份净利润下降70.2%,宝钢的净利润下降了36.9%。 为何宝钢等大型国有钢企的利润大幅下滑?上海中山北路的一位钢铁销售商告诉记者,今年国内钢铁市场有一个怪现象:汽车板搞不过螺纹钢。二季度以来,长材市场表现强劲,板材市场持续萎缩,一些生产中低端建材的企业,日子过得很滋润,而包括宝钢在内的、以汽车板等板材为主要产品的大型企业,却备受煎熬。 宝钢股份在半年报中披露了个中原因:“进入二季度,国内工业景气度持续下滑,汽车、家电等主要下游用钢行业销量增速持续下降,直接影响了对上游板材产品的需求。” 朱军红认为,造成宝钢盈利下降的主要原因,是企业两头受压:一方面,下游需求减缓,宝钢的汽车板等产品销售不畅;另一方面,铁矿石、煤炭等上游资源价格居高不下。“宝钢的铁矿石以前有协议价,但现在基本上是市场定价了,而原材料供应商的议价能力很强,宝钢这一块的利润没有了。”

    在宝钢的决策者们看来,钢铁行业的这个冬天漫长而艰难,其影响远超3年前的国际金融危机;而高成本、低盈利,增产不增利,则是这个冬天的基本特征。 “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突袭时的冰火两重天相比,这次的市场变化有如"温水煮青蛙"。国际金融危机的突袭,犹如一个"V"字形,(当时)市场急剧跳水,但又迅速升温,从高楼跳到底楼,从常温跌到冰点,刺激非常强烈,企业自然都会调动所有力量全力抵御。”徐乐江称,“但目前,我们正在面临的市场变化,却有很强的麻痹性,市场在不知不觉中降温,销售利润率逐月下降,企业极容易在麻痹中走向衰亡。”

     9月13日,宝钢公布了10月份主流产品出厂价格,其中对热轧普遍上调60元/吨,冷轧上调50-100元/吨。这是自今年8月以来,宝钢连续第二次上调钢价。 不过,一位市场人士分析指出,这是宝钢的无奈之举。热轧和冷轧薄板是宝钢的战略产品,也是宝钢的拳头产品,其营业收入占宝钢全部钢铁产品总和的60%以上。多年来,宝钢的汽车板一直占据着中国汽车板市场的半壁江山。在宝钢流传着一句话:“轧机就是印钞机。”但今年1至6月,宝钢冷轧碳钢板卷和热轧碳钢板卷却增收不增利,两个产品的营业收入虽然同比增长了4.56%和14.61%,但毛利率同比却分别下降了12.89个百分点和8.03个百分点,这也是宝钢上半年盈利下滑的重要原因。 冷轧和热轧板卷产品出厂价格的调高,无疑有助于提升整个公司的毛利率水平。

    然而,在产品供大于求的状况下,涨价也是一把双刃剑。上述市场人士提醒说:“5年前,宝钢在汽车板市场独领风骚,但现在,武钢、鞍钢、马钢等企业都在生产汽车板,同质化竞争很厉害,宝钢的产品价格本来就比人家贵,要防止赚了钞票、丢了市场。” 目前,宝钢汽车板的盈利虽然下滑,但它仍然是宝钢利润的主要来源,对于宝钢管理层而言,更大的麻烦是:特钢和厚板业务,正在吞噬着来之不易的利润,去年曾风光无限的不锈钢以及钢管,如今也跌落到亏损的边缘。宝钢的半年报显示,今年1至6月,特殊钢产品和宽厚板的毛利率分别为-0.19%和-9.48%,不锈钢产品的毛利率仅0.85%,钢管产品的毛利率虽仍有3.51%,但也同比下降了0.89个百分点。

   “近两年,国内新增厚板产能铺天盖地,同行各类设备与宝钢不相上下,而船板订单需求却大幅下滑。”宝钢方面如此解释宽厚板亏损的原因。但一位宝钢内部人士对记者直言:“今年钢管情况一塌糊涂,特钢投资超过百亿,但几乎年年亏;初期投资额达155亿元人民币的宝钢不锈,也不敌太原钢铁和张家港浦项。” 两大羁绊 在经营状况持续恶化之时,宝钢的投入却可能不断增加。 首先,在未来3-5年的时间里,宝钢不锈钢事业部搬迁出上海,将会提上议事日程。而特殊钢事业部,也可能会步不锈钢事业部的后尘。 近期,搬迁的消息已在宝钢员工中悄悄流传:“上海市政府要求宝钢在今年10月底以前,对不锈钢事业部的搬迁有个明确说法。”但宝钢官方目前尚未公开宣布这个消息。宝钢总部机关的一位职工不无忧虑地说:“大家都不愿意离开上海,有的中层干部已经准备打辞职报告了。军心不稳了,队伍难带了。”

    朱军红尚未听说市政府要求宝钢不锈钢事业部和特殊钢事业部搬迁的消息,但他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着重指出,在上海,大规模地发展钢铁业不太现实。“上海这种国际化的大都市已经不适合发展高耗能的产业,从宝钢的自身发展来说,不搬迁就没有发展的余地,交通、运输、大的物流,这些将成为困扰宝钢长远发展的重要因素。” 但朱军红也表示,宝钢不可能全部搬迁,“这样投资太大了,况且它的生产主体已经在海边上。”据了解,上海市政府要求宝钢迁离的企业,将只限于地处上海市区的不锈钢事业部和特殊钢事业部。

    其实,这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位于上海宝山区长江路的宝钢不锈钢事业部,其前身为上海钢铁一厂,而同济路上的宝钢特殊钢事业部的前身为上海钢铁五厂。1998年11月,宝钢与上钢及梅山钢铁公司实现重组后,这两个公司成为宝钢的下属企业。十多 年来,随着上海城市建设的快速发展,原上钢一厂和五厂的地块已成为上海城区的黄金地段,近两年,在不锈钢事业部的周围,一幢幢商品房已拔地而起。“环境已经让宝钢感受到了压力,它要收缩,要抉择,有的企业要转移。”朱军红说。 目前,宝钢员工议论最多的是不锈钢事业部的搬迁,“它肯定要搬,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关于不锈钢事业部未来的去向,目前有三种说法:搬到上海宝山区罗泾、浙江宁波和福建。 此前,宝钢旗下的浦钢(原上钢三厂)为给世博园让路,早就搬到了罗泾,而宁波宝新公司本来就是宝钢不锈钢事业的一个组成部分。但宝钢员工普遍认为,不锈钢事业部搬到福建的可能性最大。“搬到罗泾不是长久之计,它仍在上海,今后再搬怎么办?”

    事实上,宝钢此前已在福建布局。今年3月18日,宝钢集团与福建省人民政府战略合作协议签订暨宝钢德盛不锈钢有限公司揭牌仪式在福州市举行。当地媒体报道称,宝钢在与大型民营企业德盛镍业的重组项目上,投资高达200亿元。根据协议,宝钢将依托罗源湾港口岸线资源和德盛镍业先进的不锈钢冶炼技术等优势,在福建建设全球最大的绿色不锈钢产业生产基地,使项目在重组两年后达到150万至180万吨不锈钢产量,并在“十二五”期间实现400万吨以上不锈钢产能,从而跻身全国不锈钢生产企业前列。 “这是宝钢未雨绸缪,为不锈钢事业部搬迁而埋下的伏笔。”上海钢铁业的一位专家指出,“搬离上海,宝钢未必会吃亏,它不锈钢事业部的那块地很值钱。” 而据宝钢内部人士估计,不锈钢事业部完成搬迁至少需要四五年的时间,短时间的阵痛将不可避免。“企业不确定因素增多了,产品质量有可能产生波动,交货期就会受影响。”

     此外,投资巨大却始终悬而未决的湛江项目,也是宝钢决策层的一块心病。虽然早在3年前,湛江项目的建设主体广东钢铁集团就已挂牌成立,但湛江项目迄今没有获得“准生证”。而最近,宝钢与广钢及韶钢的重组突生变故,广东钢铁集团已不再是湛江项目的建设主体,在湛江,宝钢将不得不自己独挑大梁。 据了解,宝钢湛江项目目前仍步履艰难,除了港口和码头已经动工建设外,湛江项目基本处于停滞状态。“湛江项目耗费了我们公司高层太多时间和精力。”宝钢派驻湛江的一位人士说,“除了资金的损失,时间的浪费,对公司发展的影响难以估量。” “对标找差” 在这个中国钢铁业的冬天刚刚来临之时,宝钢还曾被视为国内钢企学习的榜样。

    今年初,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发出了全行业向宝钢学习的号召;7月2日,中钢协名誉会长吴溪淳又发表署名文章《再谈向宝钢学习》。 而这使正在寻找过冬良策的宝钢倍感压力。“我们已经做到了最好吗?我们的发展模式是否能够经受住更为凶险的市场考验?”8月31日,《宝钢日报》自我诘问道。 宝钢应该如何应对“温水煮青蛙”的市场挑战?“唯一的办法是加强管理,降低成本,没有其它高招。”朱军红说,“还有,千万不要盲目扩张。” 一位宝钢内部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公司决策层打的正是“管理”这张牌。“宝钢的领导干部任期制搞得很厉害,3年一个任期,以业绩说话,经营目标完不成的要下课。这个压力会向下传递。” 据了解,8月23日,宝钢股份已与热轧厂、设备部和黄石公司正式签订《任期目标责任书》;9月7日、8日,宝钢集团分别与宝钢金属、宝钢资源的经营团队和党群领导签订了任期合同与任期绩效责任书。

    据称,宝钢目前还在开展的一项“对标找差”运动,从集团高层、子公司和业务部门负责人到一线员工,都被要求转变观念,寻找出与国内外先进企业的差距,提高资产运营效率。“现在的活难干了,饭不好吃了。”上述宝钢内部人士向记者“诉苦”称,“通过与太原钢铁及张家港浦项对标,不锈钢事业部就找到了差距。他们发现,现在不是没有订单,而是自己的产品质量和交货期还存在问题。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65mn弹簧钢网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